<optgroup id="abczy"></optgroup>

      1. <optgroup id="abczy"><li id="abczy"></li></optgroup>

        荊雨:六經時期“君子”概念的變化與孔子的“君子政治”

        六經時期“君子”概念的變化與孔子的“君子政治”

        荊雨

                                     (東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部,吉林長春


        “君子”概念在中華文化初始期包涵著對天 子、君王道德的關注,“君子政治”則是以“君 子”為核心的“道德政治”的具體表現。本文的 問題是:本來只是指稱地位的“君子”為什么指 向了“德”?孔子對于“君子”概念進行了怎樣 的思想轉換?對于執政“君子”的道德要求具有 怎樣的政治哲學含義?本文欲先厘清孔子之前 “君子”從位向德轉進的思想背景,繼而從政治 哲學角度分析孔子君子政治思想的內涵及其現 代意義①。


        一、六經時期“君子”概念由位向 德之轉進

        由西周初年到春秋末期,“君子”在《詩》《書》 《易》中的概念及內涵不停地變化,君子的德、 位關系亦經歷了 一個“分一合一分”的變化過程。 最初,君子只是指天子、諸侯、大夫等有位之人, 其“德”的內涵與要求并不突出。而在周代“明 德”的政治意識中,君子之“德”的內涵不斷得 到強化和突顯。周人在“小邦周”代替“大邦殷” 之政治憂患意識中,得出了 “天命靡常,惟德是 輔”的結論,認為得到天下是因為有德,保有天 下也必須有德。由此,周人要求在位的君子“明 德”“克明俊德”,即在位的君子(得其位,保其位) 必須有德。在所謂“六經”的時代,“君子”概 念的內涵悄然實現了由“位”向“德”的轉進, 即君子由單指地位高貴的人或統治階層,轉進為 指德行高尚的人。

        (一)《詩》《書》中在位“君子”政治之德

        在殷墟卜辭中,有“君” “子”二字,但此 二字大多是分開來使用的,"'君'從尹,有文德, 是教養居上者;'子'是對有德之人的尊稱,合 起來,'君子'就是德智的化身” [1]245o在集中 言政事的《尚書》中,天子、君王多稱為“王” “上”“君邦君”等,“君子”作為對在位執 政者的稱呼很少見?!渡袝?bull;無逸》:“君子所 其無逸。先知稼穡之艱難,乃逸;則知小人之 依?!▍u1。4)此篇是史官所記周公戒成王之語,此 處的“君子”指成王,即天子。值得注意的是, 在此篇中,“君子”雖只出現了一次,與“君子” 對稱的“小人”“庶民”則屢屢出現。一方面, 周公告誡周天子,自祖甲之后的商王皆生于安 逸,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勞作之苦,“惟 耽樂之從”卽1。5),由此而不享天年,亦由之而失 天命、失政權;另一方面,他提醒君王,“能保 惠于庶民,不敢侮鰥寡” “徽柔懿恭,懷保小民, 惠鮮(于)鰥寡” [2]105,等等??傊?,《尚書》中的 “君子”雖可擴充為對在位執政者的一般稱謂, 但其主要含義仍是特指天子、君王。周人的根本 想法是:殷之喪失天命,是由于其末王不述祖德, 荒于政事,縱于安樂。同時,周人意識到:大邦 殷何其強大,尚能失其天命,失其政權,我有周 亦會因失德而失天命、政權。在周初關于政權合 法性的思考中,在周以小邦代替大邦的既得之又 患失之的“憂患意識”中,周人產生此責任意識 與敬德意識②。周人對于“德”之根本要求,無 疑地施于“君子”身上,并開啟了以“德”要求 “君子”的思想旅程。

         與《尚書》相比,《詩經》中“君子”出現 的頻率更高,內涵也更豐富?!对娊洝凡粌H眾多 篇章中有“君子”,而且有諸多篇章之名冠以“君 子”,如《君子偕老》《君子于役》《君子陽陽》 等?!对娊洝分械?ldquo;君子”大概有以下幾方面的 意思:其一,“君子”是指天子。在《詩經》“民 之父母”的兩處表達中,君子即是天子之意。一 處為《詩經-大雅•洞酌》:“豈弟君子,民之父 母。"叩134)此詩的意思是,召康公教成王以愷悌 之德教化平民百姓中的殷遺民?!抖醋谩菲碛?“豈弟君子,民之攸歸”及“豈弟君子,民之攸 塹”[3](134)二句。君子既為民之父母,當然為民所 衷心擁戴,天下歸往。馬一浮認為,“愷悌君子” 是君德,“民之父母”則為君位"259)。另一處見 于《詩經•小雅•南山有臺》,“樂只君子,民之父 母,,[3](75),亦以“民之父母,,頌揚天子“德音不 已”。其二,“君子”擴大為指處于社會上層的執 政官吏?!对娊洝分械?ldquo;君子”與《尚書》中“君 子”一詞的用法和內涵基本相同,即君子是指當 時的執政者,即在位的君子。其三,需要指出的 是,《詩經》中的“君子",如《關雎》中“窈窕 淑女,君子好逑” [3]1,從詩句的表面意思來看, “君子”似乎擴大為對所有男性的通稱。但若仔 細分析,此處的“君子”仍是具有一定地位的人。 若依《詩大傳》“樂得后妃,以配君子”來看, 那么“君子”仍然是指居于最高執政地位的天子。 其四,《詩經》中的“君子”,有時亦指后妃。如 《樓木》篇,“樂只君子,福履(祿)綏之” [3](3), 朱熹釋為:“君子,自眾妾而指后妃,猶言小君 內子也。“即3)其五,需注意的是,《詩經》中的 “君子”有時是對普通勞動者的稱謂。如在《君 子于役》詩中,“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朱熹注 曰:“君子,婦人目其夫之辭。” “君子行役,不 知其返還之期。”同(3。)很明顯,此處的君子是服役 的普通人,是妻子對丈夫的稱謂。

         由上面的簡單梳理可見,《詩》《書》中的“君 子”既具有從天子、君王的特稱不斷擴大范圍的 傾向,也表現出由僅對執政君子之德的要求轉向 對人的普遍的修身之德的需求的特點。蕭公權認 為:“惟《詩》《書》'君子',殆悉指社會之地位 而不指個人之品性,即或間指品性,亦兼地位言 之。離地位而專指品性者絕未之見。”邸6幻雖然 《詩》《書》中的“君子”多指在位者,但其德 性內涵的逐漸凸顯也是值得注意的?!对?bull;大 雅•假樂》:“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 人。”叩133)“假樂君子”是指稱成王,后面有對 其“顯顯令德”以及“德音秩秩”的稱贊。另外, 《詩經》中亦有大量專從道德修養方面描述的 “君子",如《詩經-衛風-淇奧》中“有匪君 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即24),意指君子修德 之艱難與堅持。雖然德的內容及地位與后世會有 所不同,但卻奠定了以德來要求君子及君子德位 統一的思想基礎。

        (二)《周易》經、傳中在位“君子”之德性 要求

        “君子”在《周易》經、傳中多見。就《周 易》中的“君子”而言,我們應區別經和傳中的 不同用法,且不同的傳也有不同的表現特征。“君 子”在《易經》中基本上都是從“位”的角度使 用的。在解釋否卦的“君子”時,高亨說:“此 君子指天子諸侯大夫……大指高大之賢人,小指 渺小之庸人。”回(119)否卦的爻辭中又出現“小人 吉,大人否”“大人吉”等詞句??梢?,卦辭中 的“君子”確實是指地位高貴并執政的天子、諸 侯、大夫,是與地位卑下的“小人”相對的“大 人”。所以,《易經》中的“君子”常與“小人” 對舉出現。除了君子與小人對舉外,還有大人與 小人的對舉。除使用“君子”夕卜,《易經》中關 于在位者的稱呼還有后、先王、王、大人、公等。 可見在《易經》中,與地位卑下的庶民、小人對 應的,是地位尊貴的大人和君子,而不是從道德 上進行君子、小人之評判。黎紅雷認為,“六經” 所反映的時代,人們對于“君子”與“小人”的 理解,基本上都是著眼于其地位上的區別,從地 位的角度區分“君子”與“小人”,前者是上位 者,后者是下位者。這是包括《易經》《尚書》《詩 經》《春秋》在內的那個時代的共識[7]10-19o

        在對《易經》進行解釋的《易傳》中,“君 子”既有位的指向,更有德的指向③。“君子”屢 見于《易傳》,尤以《象傳》為典型。觀《易》 之《象傳》,其中君子基本上都是指在位的執政 者。雖然大部分都是使用“君子”的稱謂,但其 中也有后、先王、大人等稱呼。君子觀“易”之 卦象,有對修身、治國等事項之自覺反思?!兑?傳》作者對君子的描述涉及的都是修己、治人之 事與進德修業之行。值得特別指出的是,《易傳》 之“君子”有一特點是不同于《易經》的,即雖 然經、傳都是指稱在位的君子,但《易傳》更突 顯君子道德上的內容,如君子治國要有節儉之 德,要寬容、厚待百姓?!兑讉鳌愤€提出勞民、 容民、厚下等主張,如“君子以振民育德”“君 子以教思無窮,容保民無疆”“先王以省方觀民 設教” “君子以勞民勸相”等。君子之德皆指向 民,如孔子所理解的君子即是修己以安人、安百 姓者。君子的個人修養除了眾人所熟知的“自強 不息” “厚德載物”夕卜,還包括節制欲望、見善 則遷、見不善則改、以虛受人、謙虛待人等。另 外,《象傳》提出君子觀“易”象之后要反身修 德、遏惡揚善、“非禮弗履”“自昭明德”“制數 度,議德行”等,具有鮮明的道德修養要求。馬 一浮指出,“孔子系《易》大象,明法天用易之 道,皆以君子表之。……六十四卦中稱君子者, 凡五十五卦,稱先王者七卦,稱后者二卦”,“《系 傳》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 非專指在位明矣”囹(34)。馬一浮雖承認“君子” 也指先王,但他更強調君子不是在位之稱,而是 成德之目,“君子與小人之別,亦是仁與不仁的 區別,君子之道是仁,小人之道是不仁”。

        總之,在以《象傳》為代表的《易傳》中,

        “君子”多指向在位者。作者繼承和體現了《易 經》君子為在位的大人且以德性要求在位者的傳 統,進而傾向于對在位君子提出德性要求。當然,

        《易傳》中的“君子”也有只言德、不言位的, 如“君子以自強不息”及“君子以厚德載物”, 等等。

        二、《論語》中“君子”概念德、位 分合之政治哲學意蘊

        在《論語》中,孔子對“君子”概念做出了 德性內涵的創造性轉換。“君子”突破了僅指天 子、君王、貴族之“位”(間或指德)的限制,而 普遍化為一種道德人格指向,但傳統的君子“在 位”的內涵仍然不能被忽略,甚至更具有現實層 面的意義??鬃訉已?ldquo;君子”之意為:在位的“君 子”(公卿大夫),在道德上可能是“君子”,也可 能不是“君子”??鬃又鲝?ldquo;君君臣臣”,讓“君 子”成為“君子”,在位的“君子”要具有“君 子”的德行,并發揮“君子之德風”的道德引領 作用,從天子到普通百姓都以修身為根本,都追 求成為君子,最后實現一個“天下歸仁”的君子 世界。

        (一)孔子對于君子德、位分離現象之揭示

        春秋之時,封建宗法制度已經衰敗,宗子世 卿已不能專擅國政,君子可以不仁,貴族每多淫 逸。門閥之統治階級漸趨消失,則何人應掌握政 權,必因傳統之標準已歸無效而成為嚴重的問 題。“如一聽角力斗智者之'逐鹿',必至秩序蕩 然,紛紊無已??鬃佑幸娪诖?,故設為以德致位 之教,傳弟子以治平之術,使得登庸行道,代世 卿而執政。故孔子之理想君子,德成位高,并不 像貴族宗子之只是依賴門閥出身,更非權臣之僅 憑實力??鬃铀灾尤∥浑m不必合于宗法, 而其德性則為一合理之標準。”邸69)故此,孔子屢 言“君子”實際包含著兩個用意:一是“救宗法 世卿之衰”,二是“補周政尚文之弊”。概言之, 孔子所處的時代特征為:有位之人而無德,有德 之人卻無位??鬃由顟n君子德性修養之危機,他 說:“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 不能改,是吾憂也。”兇⑵)孔子對于魯國權臣季氏 等的不道德行為,發出“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的批判,說明他對于處于社會統治階層的“君子” 失望之極。

        孔子以其道德理想主義的精神提出治世主 張:讓君子成為君子。一方面,孔子揭示在不修 德的君子那里,德與位是分離的;另一方面,孔 子強烈希望在位之君子,努力修德行仁,成為德 位合一之“君子”。“君子”從“位”中被剝離出 來的意義在于,以德言君子,沒有哪個人可以固 定地稱為君子,也沒有哪個人可以說自己就是君 子。就如孔子不輕易許人以仁一樣,孔子亦不輕 易許人以君子??鬃诱f:“圣人,吾不得而見之 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兇(3。)子曰:“君子道 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 懼。,,[8](62)君子所具有的三種基本德行—仁、智、 勇,都是難以達到的。

        孔子君子思想的實質,就是在形式化的禮樂 制度下,以個人之心不違仁為政治起點。齊景公 向孔子問政,孔子提出的方案是:君君臣臣。此 政治主張的背景恰恰是君不君、臣不臣的現實, 即“君子”(位)不是君子(德)??鬃铀f“君君臣 臣”的基本意思為:君要具有君之德,臣要具有 臣之德。無論君或是臣,二者都是在位的“君子”, 換句話說,居于“君子”之位的人,要具有“君 子”之德,實現“位”與“德”的統一。

        (二)孔子對于君子德、位統一的思想努力

        孔子在精神和思想層面上建構了一個與 “位”分離的以“德”言“君子”的世界。美國 漢學家狄百瑞說:“《論語》的魅力之所以經久不 衰,并不在于它闡釋了一套哲學或者思想體系, 而是在于它通過孔子展現了一個動人的君子形 象。”図(34)《論語》中的“君子”內涵不一而舉, 其中關于君子德行的描述,基本涵蓋了孔子主張 的仁、義、禮、敬等所有德行??梢哉f,孔子以 君子為核心,描繪和塑造了一個理想的、道德的 世界。

        孔子對于“君子”的內涵做了創造性的轉換, 即把“君子”普遍化為道德人格的代表。他把僅 指稱地位的“君子”,或者雖有道德指稱但主要 指地位的“君子”,轉換為以德行進行判定的“君 子”。換言之,孔子對君子的德與位進行了分離, 雖然君子有時還是指有位的人,但“君子”更多 是對道德高尚之人的指稱。君子指向的是高尚的 道德修養,而有位的人并不必然具有此德行???子將“德”賦予君子,君子首先必須是有德之人, 有位而無德之人是不能稱為“君子”的??鬃右?德言君子,具有如下意義:其一,君子是有道德 的,具有豐富的德性內涵。既然你是事實上的所 謂“君子”,那么你必須成為名實相副的真正的 君子,努力修養君子所應具有的德行。這是積極 意義上的引導??鬃铀f君君臣臣,可以從這個 意義上理解。就政治地位而言,君與臣都是君子。 既然這樣,君與臣便都應該修其自身之德,做到 君惠臣忠、君仁臣敬。其二,君子是德、位統一 的,只有真正具有君子德行的人才配得君子之 位,如果沒有君子之德,便不會具有甚至失去君 子之位。這是消極意義上的警醒。

        孔子在君子、小人之別中彰顯君子之德,并 提醒在位的君子:要做君子,不要做小人??鬃?屢言君子如何、小人如何,意在提醒在位執政的 君子要按照君子的準則去行事,不要去做小人之 事。由孔子始,判定“君子”的標準從身份地位 轉向主要是個人的道德品質??鬃又v:“君子和 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兇(⑸)“君子懷德,小 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兇(15)個人的道德 表現是“君子”和“小人”的根本區別。狄百瑞 指出:“'君子'的意思在發生變化。由原來沒落 世襲貴族中的一員,'君子'轉而代表一個全新 的階層。這個階層立志通過培養個人的美德和智 慧為公眾服務。也就是說,君子從出身高貴的人 轉變為高尚的人。”図。)孔子在《論語》中常將“君 子”與“小人”對舉,在與小人的對舉中彰顯君 子之德。君子與小人二者的區別不僅在地位,更 在德性,如“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 風必偃”囲(52)??鬃右缘聻闃藴?,褒揚君子,貶 斥小人,教導弟子要做“君子儒”,不要做“小 人儒”。當然,既然講“小人之德”,那么就意味

        著小人(庶民百姓)可以通過修身成為有德之人。 君子人格成為孔子所倡導的道德人格,每個人都 可以通過修身成為君子。關于君子和小人的區 別,最典型的是“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義” 為君子的生活方式,“喻于義”的君子,在“義” 中實現他自己的價值;“利”為小人的生存方式, “喻于利”的小人,在“利”中實現其欲求。

        關于君子與小人及君子之德、位關系問題, 學界的觀點并不一致。馬一浮指出,君子就是“成 德之名”。他說:“先儒釋君子有二義:一為成德 之名;一為在位之稱。其與小人對舉者,依前義 則小人為無德,依后義則小人為細民。……然古 者必有德而后居位,故在位之君子亦從其德名 之,非以其爵。由是言之,則君子者唯是成德之 名??鬃釉唬?#39;君子去仁,惡乎成名。'此其顯證 矣。”囹(38)雖然君子有德與位兩種指向,但馬一浮 無疑更重視君子的德性內涵。余英吋認為:“在 歷史上儒家的'君子'和所謂'士大夫'之間往 往不易劃清界線。但是從長期的發展來看,'君 子'所代表的道德理想和他的社會地位(此即儒家 所說'德'與'位')并沒有必然的關系。因此, 君子的觀念至孔子時代而發生一大突破,至王陽 明時代又出現另一大突破。”的閔)余英時認為, 《論語》一書常常對“士大夫”提出道德規范或 要求,而以“君子”“小人”相對稱,“君子”指 有道德品格的人,“小人”指缺乏這些品德的人。 李澤厚在《論語今讀》前言中引俞械的說法:“古 書言君子小人大都以位言,漢世師說如此;后儒 專以人品言君子小人,非古義也。”叫(12)李澤厚 接著指出:“'君子'本指'有位之人',即'士' (知識分子)和'大夫'(做了官的知識分子),'小 人'指平民百姓,即一般人的意思。”凹(12)通過 君子之德引導提升小人之德,即小人可通過德行 修養而成為“君子”。故此,《大學》所言“自天 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1),乃可 以成為儒家君子思想的核心。在孔子及儒家思想 中,“君子”是德與位的合一。君子既指在位的 執政者,又指道德高尚之人。綜合兩方面的內涵, 則執政的君子必須是道德高尚、具有政治美德 之人。

        “君子”之德、君子人格的普遍意義無疑具 有豐富的內涵,但本文要指出的是,從德與位的 統一方面理解君子,從在位君子之德理解君子的 政治哲學,孔子讓“君子”成為“君子”的命題 具有更豐富的政治哲學意義。

        在傳統的政治思想中,“君子”就是指居于 統治地位的階層或個人,君子不會不是君子。到 了孔子這里,“君子”逐漸具有豐富的德性內涵 和指向,成為一個指稱德行高貴的普遍的德性概 念,是獨立于社會地位、政治地位上的人格概念 和理想,因而具有高貴地位的“君子”,可能是 具有高貴德行的君子,也可能是不具有高貴德行 的君子。由此,不具有高貴德行的“君子”便不 再是君子,而是小人或庶民,因為其德行品質是 屬于小人之類的。如此,從“位”中獨立出來的 “君子”,其德行指向更寬闊、更有吸引力。一 方面,有位的人、執政的人要努力成為名副其實 的君子,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另一方面,沒有 位的庶民、小人也可以通過學習、修養成為道德 上的君子,并進而因道德上的高貴成為地位高貴 的君子??鬃又?,荀子提出“喻于義則為君 子”的論斷,這意味著:一則,努力向善,會成 為德行高尚的君子;二則,有德者必有位,人會 因為努力向善而成為地位高貴的君子。由是,“君 子”從德與位兩方面向所有人敞開了大門。

        三、孔子“君子政治”的德性內涵 及其現代意義

        儒家“君子政治”具有積極的政治哲學意蘊。 在“君子政治”中,君子有仁愛、正義、禮敬、 智慧之德,“道德的政治”是君子德性的實現方 式冋(293)。君子固然有諸多內涵,但從政治哲學 角度思考,以下幾點值得重視。

        首先,君子之德、位具有特殊性。在上海博 物館館藏的戰國楚竹書《季康子問政于孔子》中, 孔子指出君子存在的特殊性,并提出君子“仁之 以德”的命題:“君子在民之上,執民之中,施 教于百姓,而民不服焉,是君子之恥也。是故, 君子玉其言而慎其行,敬成其德以臨民,民望其 道而服焉,此之謂仁之以德。” MW,君子是在百 姓之上、居于統治地位、執掌政治權力的人,君 子又負有對百姓施行教育教化的職責。在郭店楚 簡《教》中有這樣一段話:

        上不以其道,民之從之也難。……故君子不 貴庶物,而貴與民有同也。秩而比次,故民欲其 秩之遂也。富而分賤,則民欲其富之大也。貴而 能讓,則民欲其貴之上也。反此道也,民必因此 重也以復之,可不慎乎?故君子所復之不多,所 求之不遠,貴反諸己而可知人。故欲人之愛己也, 則必先愛人;欲人之敬己者,必先敬人。[15](158)

        此處先是以“上”來稱呼執政的君王,繼而 又以“君子”代替,概念的轉換體現出儒者對于 執政者政治德性的要求。“君子”既是在位的執 政者,又是具有與民同甘共苦的崇高品德之人。 在位者能夠不貪難得之貨,與民共同擁有財富, 雖然地位尊貴卻能以禮待人,最后會因民眾的輔 助而獲得富貴。執政的“君子”愛護人民,尊重 民意,人民也才能真心愛護他,尊重他,這也是 執政者典范的偉大力量。

        其次,君子對行政職責的自覺和自認??鬃?言:“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兇?。┱^來說則是: 在其位,謀其政。在位執政的“君子”要謀劃其 職責使命。曾子反思,“為人謀而不忠乎?”兇⑴ 又主張“君子思不出其位”兇(62),即主張在位謀 事要盡心盡責?!墩撜Z•季氏》中,孔子提出:“君 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㈣”) “君子有三畏”,根本是要對自己的存在有自覺、 有敬畏。敬畏天命,即反思自己的德性,要仰不 愧于天、俯不1*乍于人;敬畏大人,即反思自己的 政治職責、政治使命,是否做到了忠于職守、盡 心盡力;敬畏圣人之言,即反思自己是否遵循了 圣圣相傳的一貫之道,是否繼承了德性政治的傳 統。“君子的使命感——實際上是受到上天的委 托;君子對統治者提出警告,以免他們因為違背 天命而遭受滅頂之災。”図⑶這可以從一個方面證 明,君子對待天命的自覺,即是對君子自身使命 的自覺和擔當。在儒家政治哲學中,君子做事、 履職都是“天之所命”。同時,既然有“畏”,則 有對于“不”的戒慎恐懼。君子之“思”,既有 對于職責、使命的擔當與籌劃,亦有對于不仁、 不義、無信等的反思與警醒。這樣的反思與擔當 亦指向了對于當代職業倫理、責任倫理的思考。

        再次,“君子喻于義”之政治責任倫理的內 涵??鬃又v:“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兇(15)“義者,宜也。” SI。)君子一直尋思其“應當〃, 即在具體環境與事件選擇中的應當。“喻于義” 不只是一種道德規范的限制和要求,亦不只是一 種德性期待,而是意味著,君子應以“義”為目 標和道路,在對于正義和職責使命的自覺、領會 與付出中,實現其自身的價值??鬃诱f:“君子 之仕也,行其義也。”罔(78)君子是攜帶著道義進入 政治場域的,其入仕從政是追求和實現自己道德 理想和政治抱負的行為。君子將其對于政治、人 生的德性理解帶入世界,以君子之義引導和引領 政治、社會的發展。在孔子看來,一方面,出仕 做官是君子所必須承擔的對于國家、天下的責任 與義務;另一方面,君子之仕,有其內在的道義 原則,欲實現大道行于天下的社會正義,不能枉 道以從君,不能求利而悖義。“君子之于天下也, 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罔(14)君子以道自 任,以其所秉持的具有普遍性和超越性的“道” 評說時政、匡正亂世。

        另外,執政的君子應認識到“小人喻于利” 的現實,以興百姓之利為自己的職責、自己之 “義”。人們往往純從道德修養的角度簡單地將 義與利置于非此即彼的對立態勢,并得出儒家文 化重義輕利的結論。事實上,“君子喻于義,小 人喻于利”主要是從地位而言的事實性描述,應 從政治哲學角度予以理解:不在位的小人即庶民 “喻于利”;在位的君子則以“義”為其政治之 德,所思所想在其政治責任,而不是一心想著個 人之利。進一步說,既然庶民百姓是“喻于利” 的,那么負有“務民之義”的君子就應當思百姓 之利。

        最后,君子之德指向安民、安百姓的社會政 治責任?!墩撜Z•憲問》:“子路問君子,子曰:'修 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 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 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兇(64)孔子以修 己、安人、安百姓對“君子”內涵做整體的理解。 君子在修己的同時亦安民、安百姓,從心出發的 愛民之德,必發而為用,表現為對百姓物質生活 的關注。儒家以教育、教化百姓為其政治哲學的 主旨,但絕非不重視物質生活的富足??鬃又鲝?庶富而教,主張“足食”“足兵” “民信之”。“子 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 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罔(19)這里的 君子之道包含著修己與治人兩方面。儒家提倡 “君子修身以道,修道以仁”四(8), “君子以仁 存心” [I,"),主張在位君子首要的政治之德是對 天下百姓的仁愛之心、愛民之德。對于孔子來說, 無論是天子、諸侯及處在各個階層的君子,都應 該具有對天下百姓的仁愛之心,具有安民、安百 姓的德行追求和修養。一方面,以教化百姓、歸 于仁、民有信、好禮為根本;另一方面,又認識 到物質生活的合理性及其對于百姓道德修養的 基礎作用。

        總之,在“君子政治”中,君子在社會、政 治中發揮重要的道德影響與感召作用,君子仁愛 天下、愛民以德不只是一種道德義務要求,更是 積極的理想追求和德性實現。在儒家那里,“君 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兇(52), “儒者在本朝則美 政,在下位則美俗” [18](120)。儒者即君子,在政 與俗、國家與社會中,君子之德都發揮著重要的 作用。君子在朝執政,追求政治之德如仁、義、 禮、智;君子在民間社會,則擔負教育、教化百 姓之功能,為儒家禮教所陶冶的君子,以其言語、 德行、容止去表率小人,感召社群。君子之“德” 作為具有內在性與普遍性的道德典范,必引起執 政者及一般民眾的傾心向往。君子既以個人與家 庭倫理之德為其存在意義所在、生命的根基及精 神的居所,又在政治實踐中把德性的政治行為、 政治活動視作價值和理想實現的方式。古希臘先 哲亞里士多德提出了多種政體形式,如寡頭政 體、貴族政體、君主政體、僭主政體等,但卻無 一種政體形式可與儒家君子政治相當?,F代政治 建設無疑可以從儒家“君子政治”中獲得積極的 精神資源,而不必在西方政治哲學的某些主張中 失卻了中國自己的思想路數。


        聲明:作者 荊雨  來源:《中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轉載此文是出于弘揚君子文化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1412018988@qq.com@qq.com 

        亚洲乱码尤物193YW在线看,亚洲A成人片在线播放,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亚,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