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abczy"></optgroup>

      1. <optgroup id="abczy"><li id="abczy"></li></optgroup>

        孔子

        (公元前551~前479)春秋末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學派創始人。名丘,字仲尼,魯國陬邑(今山東曲阜東南)人。


          生平 孔子先世為宋國貴族,因避宋內亂遷于魯。父叔梁紇因軍功封于陬邑。魯襄公二十二年(公元前551),孔子生。

          魯國是周公之子伯禽的封地,素有禮樂之邦美稱。春秋時,禮壞樂崩,而魯國禮樂制度仍保持完好。魯襄公二十九年吳公子季札來聘時觀于周樂,嘆為觀止。昭公二年(公元前540)晉韓宣子來聘時,看到魯國典籍豐富,也驚嘆“周禮盡在魯矣”。魯國深厚的禮樂文化傳統,直接影響了孔子思想的形成。

          孔子幼年喪父,其母顏氏為生活計攜孔子移居曲阜闕里??鬃由倌陼r,生活貧困,地位卑賤,為謀生,曾作過管糧倉、放牧的小吏。他刻苦學習,青年時便以廣博的禮樂知識聞知于魯,引起統治集團的注意。34歲時創辦私學,開始了“以《詩》《書》、禮、樂教”(《史記·孔子世家》)的教育生涯??鬃拥慕逃顒?,打破了學在官府、貴族壟斷教育的傳統,促進了文化下移。

          魯昭公二十六年魯發生內亂??鬃硬粷M三桓擅權,離魯去齊。不久魯內亂平息,孔子返魯,繼續從事教育,其弟子日眾,社會影響也日漸擴大。

          魯定公九年(公元前501),孔子被任命為中都宰,因政績卓著,遷為司空,又遷為大司寇。魯定公十年,齊魯夾谷會盟,孔子相禮。由于他的才干與努力,魯收回被齊侵占的土地。夾谷之會提高了孔子的聲望和地位。

          魯定公十三年,孔子為加強公室,發動“墮三都”。最后因三家抵制,“墮三都”遭到失敗??鬃右庾R到其政治抱負在魯難以實行,率部分弟子離魯出游。他先后到過衛、陳、匡、蒲、曹、宋、鄭、蔡、楚等地,宣傳其政治主張,但都受到冷遇,并“厄于匡”,“絕糧于陳蔡之間”。

          魯哀公十一年(公元前484),季康子迎孔子返魯。歸魯后孔子集中精力從事教育與《詩》《書》《春秋》等文獻的整理。魯哀公十六年,孔子病逝。

          孔子思想主要匯集于《論語》一書中。此外,《左傳》《國語》中有關孔子言行記載,也是研究孔子思想的較為可靠的資料。

          思想 孔子是儒家創始人,也是中國哲學的奠基人之一。在春秋末年宗法封建等級制度土崩瓦解、禮壞樂崩的情況下,他對禮樂文化加以反思,將其精神實質抽繹出來,建構起標志著儒學誕生的思想體系。

          修己之道 禮樂文化是一種不同于智能文化的人文文化。樂合同禮別異,二者相互結合,使宗族共同體一方面能保持人際關系和諧,另一方面又維持人與人之間的身份差別。因此禮樂文化的根本精神就是維持人際間的有等級差別的和諧??鬃訉⑵涑橄蟪鰜?,概括為仁。

          孔子以仁為人的本質,認為只有具備了仁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人。例如管仲輔佐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民受其賜,孔子便以仁許之。由于管仲能仁,孔子便稱其“人也”。相反,一個未仁或不仁之人,只能在其具備人的形骸意義上稱之為人,就人的本質規定而言,還不算真正的人??鬃右话惴Q這樣人為“小人”,“未有小人而仁者也。”(《論語·憲問》)所謂“小人”即不具仁,亦即尚未達到做人的標準。以仁為人的本質規定,是孔子全部思想出發點,孔子的思想都是由此展開的。

          孔子認為,作為人的本質規定的仁,不是生而具備的。他說:“性相近也,習相遠也。”(《論語·陽貨》)人與人“相遠”的就是仁與不仁,可見仁是后天習得的。人之初僅僅具備人的形骸,尚不具備仁。要想成為真正的人,必須“求仁”,使仁成為自己的本質。“求仁”有一條必由之路。“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論語·雍也》)這路便是“修己”之道。所謂“修己”之道,即做人之道,成就自己為人之道,亦即“為己”之道。

          孔子的仁是對禮樂文化精神實質的抽象和概括,仁即禮樂的根本精神。因此,“求仁而得仁”,也就是如何使禮樂的根本精神轉化為人的本質的問題。出于這一認識,孔子認為一個人要想“求仁而得仁”,需要長期地接受禮的約束和樂的陶冶:①必須用作為社會典章制度和行為規范的禮約束自己,使自己的視、聽、言、動無不嚴格地遵循禮的規定,并通過長期地、反復不斷地按禮的規定行事,禮的根本精神就會于不知不覺之中逐漸內化為主體之仁,沉積為人的本質??鬃影堰@一過程概括為“克己復禮為仁”。②必須接受“雅樂”的陶冶,經過長期的陶冶,樂的根本精神也會轉化為人的本質,“君子學道則愛人”(《論語·陽貨》)。這里“學道”特指接受樂的陶冶,“愛人”即仁。

          孔子關于仁不是人生而具備的,但通過長期地接受禮的約束和樂的陶冶可以求得的思想,深刻地揭示了客觀化了的禮樂精神向人的本質的轉化,否定了道德理性和道德觀念的先天性和先驗性,肯定了它們是教育的產物,是在嚴格地按社會行為規范進行道德踐履中形成的??鬃拥倪@一思想與現代倫理學所揭示的道德理性和觀念產生的原理基本一致。

          孔子認為,求仁并不難,“我欲仁斯仁至矣”(《論語·述而》)。但仁又不是在人生某一刻可以完全得到、從此無須再求的東西,仁是一個無限深邃的境界,求仁是一個像追求真理一樣永無止境的過程,只有當生命結束時,修己才算結束。隨著修己的不斷深化,修己者會由一個生理意義的人而為“成人”,即真正的人;由“成人”而為君子,由君子而為圣人。其精神境界也不斷升華,由被動地接受禮的約束和樂的陶冶,進到“于事物之所當然皆無所疑”(《論語集注》卷一),即知是知非的“不惑”階段;再進而達到對自己天賦使命自覺的“知天命”階段;再進到心道合一因而“不用思量”(同上)便知如何行事的“耳順”階段;最后達到道德上的自由即“從心所欲不逾矩”階段。

          義務論倫理學說 孔子認為,“求仁而得仁”后,以仁為出發點做出的行為就會是道德的行為或善行,故他說:“茍志于仁矣,無惡也。”(《論語·里仁》)因此,作為人的本質的仁,是萬善的總根源,是派生各種德行的德性,亦即道德理性。

          在孔子那里,雖然能仁即可為善,但是作為德性之仁,必須具體化為一種適合特定情勢、特定對象的道義判斷,才能轉化為具體的道德行動。也就是說,一事臨頭時,主體的道德理性——仁心首先要根據情勢和對象作出指令自身應當如何行事的裁制決斷,按此行事,才是道德的行為或善行。這指令主體應當如何行事、不應當如何行事的決斷,就是義。一個道德行為是由仁、義、德行三個環節構成的。義是仁向德行轉化的不可缺少的環節、中介,德行表現為對義的直接踐履,因此孔子及其弟子徑稱道德行為為“行義”。

          義雖是由仁心做出的判斷,能仁才能義,不仁也就不義,但義反過來又使仁受到限制,使其具體化:①義使仁這一無任何規定的對他人之愛,在不同人際關系中有不同的表現形式。例如在父子之間表現為慈孝,在兄弟之間表現為友悌。②義使仁愛施加于血緣關系遠近親疏不同的對象身上時,有了不同的尺度分寸,呈現出等差性。③義使仁愛不致濫施,使其好其當好,惡其當惡,即“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論語·里仁》)。

          義在孔子道德學說中的地位是非常關鍵的,它以“只當如此做,不當如彼做”(《北溪字義》卷上)的判斷形式,將主體的行為導向善,遏制其向惡的方向施作??鬃诱J為,如果沒有義的節制作用,甚至某些被人稱贊的品質也會失去道德的價值。例如不受義節制的勇就是一種惡:“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論語·憲問》)不合義的信是小人的行為:“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論語·子路》)隱士的不合義的操守是“欲潔其身,而亂大倫”(《論語·微子》)。

          在孔子的倫理學說中,禮也具有節制人的行為的作用。例如他說:“勇而無禮則亂。”(《論語·泰伯》)義與禮在節制人的行為使其指向善上的作用是相同的,但二者在性質上和節制人們行為的方式上是不同的。義是由作為人的本質和德性的仁所發出的道德律令,當一個人按義行事時,他感到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因此義對人的行為的節制是自律。禮則是社會的典章制度和行為規范。當一個人按禮行事時他是按他人和社會的要求這樣做的,而不是按自己的意志這樣做的,因此禮對人的節制是自外強加的他律??鬃诱J為,人們在“求仁而得仁”之前,必須以禮加以節制;在獲仁之后,則應以義自律。在他看來,以義自律做出的行為和被動地按禮的規定做出的行為,雖然都是道德的,但前者更有價值。

          孔子認為,義只能是由仁心做出的,由功利之心做出的決斷不可能是義。一個人的行為是否具有道德價值,在于是否“行義”,而不在于能否產生功利效果??鬃拥膫惱韺W說是中國和世界上最早的義務論倫理學說。

          中庸之道 正如孔子在修己之道中要求每一個人不僅要成人,而且要進一步成為君子和圣人一樣,在道德論中他也希望每個人的行為不僅是善的,而且盡可能止于至善;不僅是道德的,而且盡可能達到“至德”。所謂“至德”,即道德的極致,不僅善,而且適中合度,無過,無不及。這“至德”就是中庸。“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論語·雍也》)。

          中庸既然是德,那么它必然出自仁,因為仁是諸德的源頭。從這一意義說,孔子的中庸之道,是其義務論倫理學說的一部分。

          然而中庸又不是一般的德,它是適中合度,既無過又無不及的至德。而仁只能保證一個人的行為是善的,卻不能保證它能達到至善。一個人的行為要想達到至善,還要有智。這是因為:①智能認識客觀對象及其性質,因而它能使主體的行為符合客觀實際;②智能審時度勢,根據客觀情況的變化,不斷調整主體的思想行為,使之合乎時宜??鬃诱J為,仁而且智,其行為才既可能是善的,同時又是適中合度的。因此,至德——中庸是仁、智的完美結合。

          在孔子的中庸之道中,仁、智二者缺一不可。仁起著使主體的思想行為朝著善的方向施為的定向作用,智則根據不同的對象、不同的情勢對已被仁確定在善的方向的思想行為不斷加以調整,使之適中合度,無過無不及。仁而不智,其思想行為雖善,卻善而不中;智而不仁,其思想行為雖中,卻中而不善。

          為政之道 孔子認為,一個人通過修己而成人,并進而成為君子、圣人,僅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而一個人一旦成為真正的人,他就會體驗到做人的尊嚴和崇高,體驗到一種物欲滿足無法相比的做人的快樂。因此,修己之道也就是為己之道。但是作為人的本質的仁是“愛人”(《論語·顏淵》),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論語·雍也》),而不是潔身自好。因此,一個人求仁修己,雖然是“為己”,是實現自我的價值,但仁的本質卻使求仁而得仁者超越對自身的關懷,而去成就他人,故孔子說:“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論語·憲問》)在孔子那里,修己的結果必然是安人。

          孔子的安人之道也就是為政之道、治人之道,其實質是求仁而得仁者行仁于民,對民實行德政。“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論語·為政》)孔子的為政以德,也就是“以德為政”或“移德于政”。因此,他說:“《書》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同上)在他看來,為政不是道德之外、與道德無關的另一種社會實踐活動,慈孝友悌等道德原則運用于治人,就是為政。這種以德為政的觀點使孔子的為政之道具有濃厚的道德教化色彩。他認為,用行政命令和刑罰雖然也可使民眾免于犯罪,但同時也使民變得不知羞恥,因此刑、政不是最好的治民方式;最好的方式是以道德教化民眾,以禮義約束民眾,這樣治民,民眾不但可以免于犯罪,而且可以知羞恥,守禮儀。

          對為政的這種理解,使孔子賦予統治者更多的道德導師的職能。在他看來,治人者在道德上必須高于治于人者,“茍正其身矣,于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論語·子路》)統治者如果道德高尚,他以其高尚的道德就可以感化民眾,達到正民的目的。德侔天地的圣人甚至只要“恭己正南面”(《論語·衛靈公》),就可以正民。反之,統治者“其身不正,雖令不從”(《論語·子路》)。

          為政以德在經濟上表現為富民??鬃诱J為,統治者要重“民食”,為此國家要有足夠的糧食儲備,即“足食”。在發生天災人禍時,統治者要拿出糧食,賑濟民眾。針對春秋時期各國普遍增加人民賦稅負擔,孔子提出統治者對人民應“施取其厚”“斂從其薄”(《左傳》哀公十一年)的主張。其弟子冉有為季氏家臣,幫助季康子聚斂,違反了“斂從其薄”的主張,孔子對他加以嚴厲的批評,甚至號召其弟子對冉有群起而攻之,將冉有逐出門墻。

          在孔子德政思想中,還包括減輕人民勞役負擔的內容。他針對春秋時期統治者“斬刈民力”“作事不時”,使“民力凋盡”的情況,提出:①慎力役之征,統治者要“使民如承大祭”(《論語·顏淵》);②征用民力必須用于與國計民生有關的事情上,即“使民也義”“擇可勞而勞之”(《論語·堯曰》);③在征用民力時,要錯開農忙季節,以免影響生產,此即“使民以時”(《論語·學而》)。

          正名思想 春秋時期宗法封建等級制土崩瓦解,社會由西周時的有秩序狀態走向無序。針對這種情況,孔子提出了正名??鬃拥恼枷胧瞧錇檎赖慕M成部分,是孔子為重建社會政治倫理秩序而提出的政治主張。

          孔子正名之“名”,與一般事物之名不同。正名之名不反映事物之形。它是名位、名分之名,是對一個人在政治和血緣關系中的身份、地位的規定:①名規定一個人的權力,例如名為王者,擁有支配天下土地臣民的權力,名為諸侯者擁有支配其封地上的土地臣民的權力。由于名是對權力的規定,因此名“不可以假人”《左傳》成公二年),假人以某種名,意味著授與此人相應的權力。②名規定一個人享受的待遇,例如名為大夫者才能享受坐車的待遇,而且必須享受坐車的待遇,故孔子拒絕了顏路請求孔子賣車買槨以葬顏淵的要求。③名規定一個人對在上位者所應盡的義務。④名規定一個人思想行為界限,例如名為大夫者所想的和所做的事情,必須是大夫所當想、當做之事,此即所謂“思不出其位”(《論語·憲問》),“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同上)。與“正名”之名相對應的“實”,則指一個人實際擁有的權力、實際享受的待遇、實際盡的義務以及實際的思想行為。

          春秋時期宗法封建等級制度的瓦解和禮壞樂崩,使一個人的名位、名分與其實際擁有的權力、享受的待遇、所盡的義務以及實際的言行發生乖離。例如,周天子名義還在,但事實上他已不具有號令天下的權力。這一權力最初落入齊桓、晉文等霸主手中,接著又落入大夫手中,最后大夫的權力又落入其家臣手中,此即孔子所謂的“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大夫出”“陪臣執國命”(《論語·季氏》)。與政治上的權力下移現象出現的同時,春秋時期的倫理秩序也異?;靵y,子殺父、父占子婦、母子成仇、手足相殘等現象屢見不鮮,不絕于史。

          孔子的正名思想就是針對春秋時期這種“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現象而提出來的。他認為,正名是興禮樂、整頓綱紀、結束社會動亂、重建社會政治倫理秩序的前提,而正名的核心則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論語·顏淵》),即名為君、父的,要真正擁有按君、父名分應當擁有的權力,享受其應當享受的待遇;名為臣、子的,要真正盡到臣、子應盡的義務。正名的具體做法是克己復禮,即一切人,特別是在下位者,要嚴格地按禮的規定行事。例如按禮的規定,名為大夫者在祭祀時,只能用四佾,而季氏卻“八佾舞于庭”。季氏糾正自己對禮的違背,就是正名。

          孔子的正名實質是以名正實,其中最重要的是要求在下位者交出按其名位、名分不應擁有的權力,將其歸還給在上位者。在當時情況下,這是不具任何現實可行性的幻想,因為能夠對篡權的在下位者進行誅殺征伐的權力恰好就在應當被誅殺征伐的人手中。在無法對亂臣賊子實行誅殺征伐的情況下,孔子只好對他們進行口誅筆伐。這是孔子修《春秋》的根本宗旨。

          教育思想 教育民眾是孔子安人之道的重要內容。在他關于“庶、富、教”的論述中,教是最后一個環節;就孔子思想體系而言,教育思想亦極為重要??鬃拥乃枷塍w系始于“修己”之道,經過義務論道德學說、“安人”之道等環節,最后到教育思想,恰好走了一個圓圈,又回到其始點。不過這時的人已經不是修己者,而是教導他人進行修己的教人者。在他的教導下,新的“修己以安人”的歷程又重新開始了,人類即沿著這在更高階段上向始點回歸的道路不斷發展。

          正是從受教育是一切人必經的人生歷程的觀點出發,孔子主張有教無類(《論語·衛靈公》)。在教育實踐中,他忠實地貫徹了自己的主張:“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論語·述而》)但也正因為孔子把受教育與修己等同,他把教育內容規定得比較狹窄??鬃右浴对姟贰稌?、禮、樂教。“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同上)一切與修己求仁,成德作圣無關的知識、技藝皆不在孔子教學內容之中,故樊遲問仁、問智,得到他的稱贊;問稼、問圃,他不但不予回答,而且還斥之為“小人”。

          在長期的教育實踐中,孔子積累了豐富的教育經驗,形成了比較系統的教育方法,其中重要的有:①因材施教??鬃诱J為,“性相近”,而才相殊。才相殊表現為:才有高下之分,如顏淵才高,可以聞一知十,而子貢承認自己只能聞一知二??鬃釉诮逃龑嵺`中對于才高下不同的學生分別對待:“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論語·雍也》)才相殊還表現為人們性格、志趣不同,因而能夠施展自己才能的領域也互不相同??鬃釉诮逃顒又懈鶕W生們性格、愛好的不同,善加引導,使其皆能充分發揮自己的才干,各得其所。②啟發式教育??鬃诱J為,修己既是一個受教育過程,又是一個自我努力的過程,而后者尤為重要。從培養學生主動精神這一考慮出發,孔子反對把受教育者變成消極的接受者,首倡啟發式教學。他說:“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論語·述而》)③學思結合??鬃诱J為,修己的實質是將禮樂的根本精神內化為主體之仁,為此,一方面要學習禮樂知識,另一方面要通過思把握蘊涵于禮樂之中的道。所以學必須繼之以思,思必須依據于學。“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論語·為政》)孔子的教育方法至今仍有借鑒意義。

          天命觀 孔子認為,人生是可以自我做主的,但人生也有不能自做主宰的領域。天命觀即是用來劃清這兩個領域,讓人們知道哪些方面人可以充分發揮主觀能動作用,哪些方面人只能聽之任之,不能自我做主。

          孔子接受了殷、周宗教有神論天命觀,認為天是有意志的神,它主宰著個體的生死壽夭、吉兇禍福、富貴貧賤以及國家的興衰、天下的治亂。天在主宰人事時,有時像性情乖戾、恣意肆虐的獨裁者,例如孔子弟子中顏回、冉伯牛皆以德行著稱,但天不管他們德行多么高潔,命一個早夭,命另一個得了惡疾;天有時又是一個明察秋毫、有善必賞、有惡必罰的正義主宰,“獲罪于天,無所禱也”(《論語·八佾》)。但無論天是一個性情乖戾的獨裁者,還是一個正義的主宰,人在其命令面前都是無能為力的。

          孔子在繼承殷、周宗教有神論天命觀的同時,又為天命增添新的涵義,天命是天對人的賦予:①天賦予某些人以德,如“天生德于予”(《論語·述而》);②天賦予某些人以某種使命,如孔子便自認為天賦予他繼承和發揚禮樂之道,不使斯文掃地的使命。子貢認為天賦予孔子博施濟眾、經世濟時的使命。儀封人也認為天賦予孔子行教化于天下的使命,“天將以夫子為木鐸”(《論語·八佾》)。與天對人的主宰不同,人在天的賦予面前是大有可為的。當天把某種德和某種使命賦予人之后,天便不再過問,進德修業,全在人自己努力與否。

          在把天命分為天對人的主宰和天對人的賦予的基礎上,孔子進一步提出“知天命”思想。“知天命”就是一方面認識到人生的某些方面,如生死壽夭、吉兇禍福、富貴貧賤是命里注定,非人力能夠改變。因此,人要安于命運的安排,對于自身的生死壽夭、富貴貧賤,要處之泰然,要“貧而樂”,“富而好禮”(《論語·學而》);另一方面達到對自己身上的天賦之德和天賦使命的自覺意識,從而自覺地修己成德,經世安民。所以孔子的知天命思想實質是要人們知道人生中哪些可為,哪些不可為??鬃诱J為,一個人只有劃清這二者的界限,才能正確無誤地行人道,才是一個自覺的人。正因“知天命”對一個人自覺地行人道極為重要,故孔子說:“不知命,無以為君子。”(《論語·堯曰》)

          歷史地位 孔子是儒家的創始人,中國哲學的奠基人之一。先秦時,他就被視為圣人;他所創立的儒家學派和墨家并稱“顯學”。西漢時,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的對策,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儒學成為中國社會的正統思想。隨之,孔子在中國思想文化史上的至尊地位亦被正式確立起來。

          孔子的崇高歷史地位,不是統治者捧起來的,而是確應享有的:①孔子建立了與同時代希臘哲學家自然哲學不同的哲學體系,對人類思想文化發展做出重大貢獻,豐富了世界思想文化寶庫。②孔子提出以修己和安人之道為核心的人道學說為后來儒學和整個中國哲學的發展確定了基本內容和方向。③正如皮錫瑞所指出的,孔子的思想是“為后王立法”(《經學通論》四),西漢以降的中央集權的君主專制制度,就是按孔子和儒家學派的思想建構起來的??鬃铀枷雽τ谥袊醒爰瘷嗟木鲗V粕鐣捌诘姆€定,對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④孔子思想不但影響了中國的政治,而且對經濟、教育、文藝、科技、史學也發生巨大影響。中國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無不打上儒家的烙印。⑤孔子思想傳到朝鮮、日本、越南后,成為這些國家的指導思想,對其社會生活亦發生重大影響。⑥17、18世紀一些歐洲來華的傳教士曾將孔子思想介紹到西歐,對歐洲的啟蒙運動也起了一定的推波助瀾作用。

          但正如“五四”新文化運動領導者們所說,孔子思想是中國古代的“名產”,它缺乏科學和民主精神。因此當歐洲于14世紀開始復興古希臘文化的科學與民主精神,從而獲得強勁的發展動力時,相對而言,孔子和儒家思想對中國社會發展的滯后作用便顯示出來。鴉片戰爭以后,中國在列強入侵面前屢遭失敗,更使當時一些愛國知識分子把中國的落后歸咎于孔子和儒家思想,從而導致了“五四”新文化運動。“五四”新文化運動所高揚的“科學”與“民主”正是孔子和儒家思想所缺少的。

          最近20~30年,東亞國家和地區經濟迅速發展。這一現象引起國內外學者的重視,為尋找其文化背景,出現了重新研究和評價孔子和儒家思想及其與社會現代化關系問題的潮流。一些學者在前人研究成果基礎上,從新的視角對孔子和儒家思想重加審視和評價。在孔子和儒家思想與中國社會現代化問題上,一些學者認為,原來形態的孔子和儒家學說,缺乏科學與民主精神,因而難以在推進中國現代化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只有與西方文化的科學與民主經過沖突、磨合,才能形成一種既保持儒學人文主義精神,又具有科學民主精神的思想,才能對中國的現代化發揮應有的作用。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文化行業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1412018988@qq.com 

        亚洲乱码尤物193YW在线看,亚洲A成人片在线播放,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亚,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