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abczy"></optgroup>

      1. <optgroup id="abczy"><li id="abczy"></li></optgroup>

        高小強:惟愿“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

        惟愿“周道如砥,其直如矢; 君子所履,小人所視”

               高小強 教授 四川大學

        高小強(右一)


               李景林教授受川大聘請任四川大學文科講席教授月余時間,便開展了“論儒家的教化觀念”系列學術講座,預計要做六至七講,上周五(壬寅年四月廿七,2022-5-27)下午是系列講座的第二講《成德之教:教化與人格養成》,由四川大學古籍所舒大剛教授主持,而我忝列評議人。


               我之前曾經翻閱過李教授的譬如《教化的哲學》、《教化視域中的儒學》、《教化儒學論》等大作,就極感佩李教授矢志不渝地抓住“教化”問題來深入展開的儒學研究,我以為這恰好是儒家儒學之根本所在,同時也與我們當下現實及未來無疑具有極為重大的意義。所以在評議中,我對此做了特別的強調與肯定。我尤其指出,儒家所行的是不離人倫之常的教化,所以惟儒家方有真教化。當下我們建國七十余年,擁有十四億多人口,國家逐漸強盛,民眾亦逐漸富裕,早已到了孔子所謂“既庶矣”、“既富矣”,而必該“教之”的時候了。(《論語》總章三一O)首先,那就是《大學》所謂“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以齊家為重,明五倫,行孝悌,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兄弟有敬,夫婦有別,朋友有信,“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以至“修己以安百姓”。(《論語》總章三七六)否則,就會如孟子所說:“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于禽獸。”(《孟子》總章五O)但問題在于,近兩個多世紀以來的西力、西學東漸與無孔不入的滲透,國人幾乎徹底受人洗腦,執意追隨西方而全盤否定與詆毀自家的文化傳統,以至儒家不離人倫之常的教化亦逐漸凋零,再難發揮其應有的效用。而現實中大多類似于教化的主張,卻接不上民眾的地氣,僅僅為張貼于宣傳欄上的口號而已。一方面,國人亟須復興與重建傳統的儒家教化;另一方面,這種復興與重建又一似“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一般。再有,傳統社會,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生兒育女,天經地義,卻不想在我們初步實現工業化,漸漸步入消費性社會之后,居然也成了天大的難題。加之上世紀八十年代,興起嚴厲的生育政策,一對夫婦只準生一個孩子,更令今日中國的人口問題雪上加霜,我們幾乎是跑步進入老齡化社會,人口零增長以至負增長也必會加速到來。至少,從國家逐漸放開“單獨二孩”,到全面放開二孩、三孩,包括地方政府頒布一系列鼓勵生育、獎勵生育的政策,等等,似都難見收效。一般青年男女尤其大城市的青年男女都普遍晚婚,甚至不婚,即使結婚也不育,即使生也就只生一個。當年強制人們只準生一個,如今卻不能迫使人們再多生一個??磥?,這不單單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問題,而更是一個觀念問題,“現代”女性往往號稱再不愿做“生育的工具”。我們所面臨的難題,幾乎在所有實現工業化的國家都發生了,所有的獎勵與鼓勵生育的手段都收效甚微。那么,既然主要是觀念問題,那當然得針對觀念的改善來下功夫,這恰恰是我們傳統教化的用武之地。譬如傳統婚禮的三拜,第三夫妻對拜,所蘊含的意義就在于,結為夫婦,成立家室?!兑住肥滋斓厍?,次夫婦咸恒,天地長久,夫婦永恒,相敬相愛,相幫互助,相互體諒,相互包容,夫義婦聽,夫唱婦隨,鳳凰于飛,白頭偕老。天地生生不息,夫婦生養培育孩子,讓家世家族綿延不絕,繁榮昌盛,世世代代,體善行善,修身齊家,以至治國平天下。夫婦生養孩子,效法生生不已之天道,成就至極至善之人道,而終究與天道為一,何樂而不為之呢!又何懼做生育的“工具”呢!中華任一家室、家族乃至整個民族一旦后繼無人,還能有啥未來與希望?世世代代前赴后繼努力奮斗爭取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豈不會轉瞬即逝、轉頭成空!

               況且,米帝等養蠱放蠱禍害人類,又炮制“解藥”敲詐全世界,喪心病狂,無恥邪惡之極!國內反賊奴顏婢膝,遙相呼應,破壞戰疫抗疫,以及十數年“毒教材”毒害祖國下一代,皆邪惡無恥至極!那我們該如何應對,以邪惡對邪惡,無恥對無恥嗎?若決不行,那我們又怎么可能戰而勝之呢?其實問題還是落到教化上來了,惟有通過儒家教化培育出一代又一代的正人君子與賢順淑女,忠誠于祖國民族,“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總章五三)站穩腳跟,頂天立地,與內外無恥邪惡之徒勢不兩立,誓“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珴蓶|《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

               不料想我的評議卻激怒了在場的一位年輕學生,也連累了李景林教授,還有尚未發言的舒大剛教授,竟被一道斥責為三位“腐儒”。還是李景林教授修養好,仍然溫和地告誡學生,“一要多些敬意,二要少些戾氣”。長者諄諄教告之意溢于言表。我亦內心磊落,背負兩個多世紀徹底否定自家文化傳統的鋼印,如何消除得了?適遇竟然還憧憬與崇敬圣人孔子,立志為儒家者,那除了“腐儒”,又還能有什么更好的稱謂呢?國人不敬孔子,子貢洪鐘大呂之聲,言猶在耳,“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于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論語》總章四九四、四九五)

               惟愿“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詩·小雅·大東》)

        壬寅年五月初二于西物所寓所

        作者:高小強(欽明書院院師)來源:“欽明書院”微信公眾號


        亚洲乱码尤物193YW在线看,亚洲A成人片在线播放,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亚,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