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abczy"></optgroup>

      1. <optgroup id="abczy"><li id="abczy"></li></optgroup>

        張曉周 王新春:董仲舒儒教建構中的類比思維與世界圖式

        董仲舒儒教建構中的類比思維與世界圖式

        張曉周 博士  王新春 教授 山東大學

               王新春教授

               董仲舒是西漢大儒,其對漢代以降的思想與 政治影響頗巨。近些年,學者們多從經學與哲學的角度對董仲舒進行研究。單就經學方面而言, 對董仲舒的研究多局限于春秋公羊學。對于 “通五經”的董仲舒來說,他的其余 “四經”思想為何? 其 《春秋》學與其他 “四經”之學的關系如何? “通五經”之 “通”又當如何理解? 作為記 載三代思想與歷史的五經,其在禮樂大傳統背景下孕育而成。宗教祭祀在該傳統中居于核心地位,因此董仲舒思想重點之一理應是宗教。正是從宗教的角度,可以更好地審視董仲舒公羊學以外的經學思想及其與公羊學的關聯。 

               董仲舒的宗教研究近來被歸結為儒教問題, 其著力建構的儒教是儒學發展史的一個重要階段。上世紀90年代,任繼愈先生發起了 “儒教 問題大討論”,他主張從董仲舒開始,“儒家已具有宗教雛形”。不少學者都參與了討論,像馮友蘭先生也認為董仲舒等公羊家要把 “儒家宗教化”,李申先生甚至強調 “仲舒回答漢武帝的《天人三策》,是儒教的第一個綱領”① 。近來, 學界推進了對董仲舒的儒教研究,如謝遐齡先生論述董仲舒為國家宗教提供了神學的支撐,余治平先生凸顯董仲舒對中國 “彌漫性宗教”的兩個主要貢獻:“政教合一”與 “官師一體”② 。然而這些研究尚未揭露出董仲舒的儒教思想與思維方式在其經學體系中以及經學發展史中的地位與作用。本文從董仲舒儒教的角度,深入研究其思維方式與世界觀,從而探求董仲舒 《周易》《尚書》的經學思想資源及其對西漢經學發展的影響。


        一、通倫類以貫其理:董仲舒儒教建構中的類比思維 

               從戰國末期到秦朝,再至西漢初年,宗教祭 祀觀念與意識相對淡薄。董仲舒在給漢武帝的 “天人 三 策”中,批 評 秦 朝 “欲 盡 滅 先 王 之 道”③ 。“先王之道”指向三代王道與禮樂大傳統。在該傳統中,宗教祭祀占據著最重要的地 位。秦朝 “欲盡滅先王之道”,也就包括 “欲盡 滅”宗教祭祀。祭祀之中,祭天是最重要的,因 此,董仲舒批評秦朝不祭天。周朝與秦朝對祭天 的不同態度,導致的結果就是周朝在子孫與國祚方面遠遠超過秦朝。正是對秦朝的國祚不永的反思,構成了董仲舒建構儒教的歷史根源與動機。 

               董仲舒首先對神靈之天與人的關系進行了論述,即天人合一問題。他認為 “人之本于天,天亦人之曾祖父也。此人之所以上類天也”④ 。把 “天”視為人的 “曾祖父”,人與天便是同類。董仲舒的天有多重內涵,包括神靈之天、自然之天、道德之天等,此處所言作為人的 “曾祖父”的天便是神靈之天。“天子不可不祭天也,無異人之不可以不食父”⑤ ,天子祭天,就如同人孝養父親一樣。天與天子的關系,儼然就是父與子的關系。“天者,百神之君也,王者之所以最尊也。”⑥ “天者群物之祖也”⑦ ,天不僅是人的 “曾祖父”,還是 “百神之君”,亦是 “群物之祖”, 神靈之天與神、人、萬物都是同類了。神靈之天對于諸神而言,具有絕對的尊貴地位;對于人與萬物來說,具有時間上的優先性。董仲舒又說, “天地之常,一陰一陽。陽者天之德也,陰者天之刑也……天亦有喜怒之氣、哀樂之心,與人相副。以類合之,天人一也。春,喜氣也,故生; 秋,怒氣也,故殺;夏,樂氣也,故養;冬,哀氣也,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有其理而一用之。”⑧ 從分類的角度來看,天之春、夏、秋、冬四時如同人的喜、樂、怒、哀四種情緒一樣,天與人是合一的。董仲舒此處之 “天”具有了人格、情感,這也是他對 “神靈之天”論述。“以類合之,天人一也”,標志著董仲舒首次提出了中國哲學最重要的命題——— “天人合一”,而他對天人關系的論述憑借的就是 “類”范疇,即以“類”來 “究天人之際”。下面我們會看到,他對災異的論證依然憑借了關鍵的 “類”。 

                董仲舒認為,災異是天意的彰顯。“災異以見天意”“見天意者之于災異也”⑨ 。董仲舒上書遼東高廟、長陵高園殿災集中反映了他對災異的論述。董仲舒云,“《春秋》之道,舉往以明來, 是故天下之物,視 《春秋》所舉與同比者,精微妙以存其意,通倫類以貫其理,天地之變,國家之事,粲然皆見,無所疑矣。……兩觀、恒、釐廟、亳社,四者皆不當立,天皆燔其不當立者以示魯,欲其去亂臣而用圣人也。……今高廟不當居遼東,高園殿不當居陵旁,于禮亦不當立,與魯所災同。……天災若語陛下:‘當今之世,雖敝而重難,非以太平至公,不能治也。視親戚貴屬在諸侯遠正最甚者,忍而誅之,如吾燔遼東高廟乃可;視近臣在國中處旁仄及貴而不正者,忍而誅之,如吾燔高園殿乃可’云爾。在外而不正者,雖貴如高廟,猶災燔之,況諸侯乎! 在內不正者,雖貴如高園殿,猶燔災之,況大臣乎! 此天意也。”⑩ 董仲舒先是陳述了 《春秋》中記載的 “兩觀、恒、釐廟、亳社”四次災異,然后轉向高廟、高園殿災。董仲舒認為 《春秋》中的四次災異是上天在提醒魯君除掉亂臣而任用圣人;高廟、 高園殿災是天在督促漢武帝誅掉 “驕揚奢侈”的 “親戚貴屬”及武帝近側的高官大臣,以匡正諸侯與官員的行為。遼東高廟象征在外的 “親戚貴屬” 諸侯,高園殿象征武帝近臣。盡管董仲舒差點因 此推說災異而喪命,但其主張仍產生了政治影響力。漢武帝在平定淮南王、衡山王等諸侯謀反之時,想到了董仲舒的這次災異論說,便任命其弟子呂步舒以 《春秋》大義來治獄斷案。

                董仲舒借用了 “類”以推說災異:“視 《春 秋》所舉與同比者,精微妙以存其意,通倫類以貫其理。”董仲舒運思方式是,通過總結 《春秋》 中的災異,來比照、認識現實中的災異。古今相類的災異具有共通的道理、意義貫穿其中,能夠通過歷史來審視、批判現實,這可視作董仲舒 “通古今之變”的方法。他把 《春秋》之災異與當下之災異相類比而言說其意,這是跨時空的類比?!洞呵铩分排c目下之今的對比與貫通是董仲舒 “通古今之變”的有效方法。他又把高廟、高園殿分別與不行正道的諸侯、近臣相類比,這 是共時類比??梢?董仲舒在言說災異時運用了類與類比,類比已然成為他論證災異的必要手段。“通古今之變,究天人之際”,不僅是司馬遷的追求,亦是董仲舒的理想。董仲舒是用 “類” 范疇貫通了古今、天人。 

               董仲舒以類言說災異,對西漢象數易學家京房影響頗深。京房直接引用 《春秋》災異來勸諫 漢元帝〇11 ,并認為導致災異、亂世的原因,是漢 元帝任用石顯等佞臣。京房基于他的八宮象數系 統以論述陰陽災異與政事,向元帝連續上書三封奏折,希望元帝能夠讓他實施 “考功法”,以消 除災異。在三封奏折中,他大量地運用了類比思維。比如京房以 “蒙氣”為陰類,象征石顯等邪臣;以 “太陽”為陽類,象征元帝。“蒙氣”“太陽”的運行用于類比邪臣與元帝的活動與狀態。 “太陽精明”象征元帝未被奸臣蒙蔽,而 “太陽 侵色”表示元帝被蒙蔽。〇12 盡管京房能夠精準地 從自然現象推演政治活動 董仲舒與京房的結局不同 ,但他最終仍被處死。 ,但從京房身上我們可 以明顯地看到他受到董仲舒以類比思維、陰陽災異言說政治的直接影響。 

               “仁”是儒家的核心價值,董仲舒把”仁” 納入他的儒教體系中。董仲舒在天人同類與災異的基礎上,論證了天人同”仁”,而這同樣是對 “通倫類以貫其理”地運用。董仲舒認為天降災異先譴告、驚駭君王,正顯示天對君王的仁愛: “以此見天心之仁愛人君而欲止其亂也”〇13 ,“以 此見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〇14 。董仲舒的天并 不像 《尚書·洪范》所說的那樣:人君一旦不行 王道、不敬用五事,就立刻降下 “咎征”。他的 天在人君犯錯之后,會降下災異善意地提醒、譴 告人君,使其改過自新,撥亂反正。如果人君不 思悔改,無有敬畏之心,天才會降下禍殃。董仲 舒明 確 地 主 張: “仁,天 心,故 次 以 天 心。”〇15 “天,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 仁也。”〇16 “仁”是儒家的最重要的價值。而董仲 舒認為天意、天之特性就是 “仁”,并且人之 “仁”也是取自天,天人同 “仁”。之所以把董仲 舒的宗教稱之為儒教,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把儒家 價值之 “仁”納入進天、天意中,把三代所追求 的 “大中之道”的王道變為仁義禮智信的儒家五 常之道。〇17 由此可見,董仲舒盡管使用了 “通倫 類”的 “類比”思維,但他的落腳點卻是 “貫其 理”,這個 “理”就是儒家價值理想。“類比”僅 是一種論證邏輯,最終的目的是其對 “義理”之 “仁”的闡發與高揚。 

        二、觀天之志:陰陽五行的世界圖式 

               董仲舒不僅認為災異是天意的展現,他還借 助陰陽五行的世界圖式來論述天意。董仲舒強調 君王必須要把握、知曉天意、天志,但天意、天 志卻不易知曉,需要借助陰陽五行來領會它們。 “夫王者不可以不知天。知天,詩人之所難也。 天意難見也,其道難理。是故明陰陽、入出、實 虛之處,所以觀天之志。辨五行之本末順逆、小 大廣狹,所以觀天道也。”〇18 “陰陽入出、實虛之 處”就是陰陽的運行規律,“五行之本末順逆、 小大廣狹”指五行流轉法則,兩者共同構成了董 仲舒的陰陽五行的世界圖式,亦是董仲舒的世界 觀。董仲舒認為 “天地之氣合而為一分為陰 陽,判為四時,列為五行”〇19 。陰陽二氣由天地之氣分化而來,正是陰陽的運行導致了四時的變 換。四時與五行是相互對應的,春天對應木,夏 天對應火,季夏對應土,秋天對應金,冬天對應 水。從天地之氣到陰陽二氣,再到四時五行,世 界便如此創生、演化與展現。萬物便在天地陰 陽、四時五行的世界圖景中生發、強盛乃至凋零、死亡,循環往復,周而復始。

               董仲舒在 《循天之道》《陰陽終始》兩篇論述 了陰陽終始方位:“是故陽之行,始于北方之中, 而止于南方之中;陰之行,始于南方之中,而止 于北方之中。陰陽之道不同,至于盛而止于中, 其所始起皆必于中。”〇20 此處所言乃陰陽之 “始” 與 “止”,即陰陽終始問題。陽氣在 “北方之中”, 即冬至之時,其氣最弱,是其起始處。冬至之后, 則開始息長。到了 “南方之中”、夏至之時,強度 最盛,便是其終止處。陰氣與陽氣相反,“南方之 中”、夏至之時,為其始點。到了冬至,陰氣最盛 于 “北方之中”,此處便是其終止處。 

               除了陰陽的終止,董仲舒還闡述了陰陽的出 入情況,“冬月盡,而陰陽俱南還,陽南還出于 寅,陰南還入于戌,此陰陽所始出地入地之見處也。……夏月盡,而陰陽俱北還,陽北還而入于 申,陰北還而出于辰,此陰陽之所始出地入地之見處也。”〇21 此處 “寅”“戌”“申”“辰”并不能一 概視為月份,但它們指示方位卻是毋庸置疑的。 寅:東北方位;戌:西北方位;申:西南方位; 辰:東南方位。冬去春來之后,陰陽二氣均從北 方向南運行。陽氣在地支寅東北方位從地下出于地上,而陰氣在地支戌西北方位從地上入于地下。 寅方乃陽氣出位,而戌方為陰氣入位。夏去秋來 之后,陰陽二氣從南向北運行。陽氣在地支申西 南方位由地上入于地下,而陰氣在地支辰東南方位由地下出于地表。申方乃陽氣入位,而辰方為 陰氣出位,參見下表。由此推知,陽氣按照順時針方向運行,而陰氣按照逆時針方向運行。

        (未完待續)


        亚洲乱码尤物193YW在线看,亚洲A成人片在线播放,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亚,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1